您现在位置:廊坊市安次区政务网 >> 安次概况 >> 安次图片展示 >> 浏览文章
义和团廊坊大捷
2016/8/11 20:09:27  点击数(0)

背景

据《武清县志》载:1900年春,武清各村纷纷建起义和团坛口,义和团、红灯照活动遍及全县,并在境内蔡村、河西务等地相继发生义和团抗击外国侵略者活动。武清义和团近万人在五月初十进县城举行游行示威,在关帝庙总坛口高喊“上法抵外寇,还我好河山”进行声势浩大的“树旗宣誓”。京津铁路自天津至廊坊大半里程途经武清下朱庄、杨村、黄庄、豆张庄、东马圈五乡镇。武清县城总坛口距城南京津铁路十余里。当年义和团在天津河北区一带设有大坛口(总坛口),总首领曹福田(静海人)。

武清义和团得悉联军将经京津铁路进犯北京的情报后,即向各村坛口发去“揭帖儿”(义和团专用,相当于紧急通知)。各村坛口接帖后,火速组织团民按“帖示”指令向京津铁路聚集。武清义和团分东、西两线行动,东线为杨村火车站东,主要任务是拆毁铁路,拦截联军列车;砍断电杆,切断铁路通讯。西线为杨村西,也以拆毁铁路为主,并埋伏于铁路两侧青纱帐中,做好狙击专列准备。武清义和团讲战略、有组织的行动,完全出乎八国联军意料。


经过

出兵

1900年4月,聚居北京东交民巷的十一国公使对清军的保护失去信心,于是向清廷提出自备卫队保护使馆的要求,几经交涉,总理衙门终答应要求但限每国只准许派30人。

1900年5月31日,英国79人、俄国79人、法国75人、美国53人、意大利39人、日本24人的卫队乘火车入北京。

义和团阻击八国联军

义和团阻击八国联军

6月3日,德国水兵51人、奥匈士兵32人入北京。

6月9日,慈禧太后调董福祥的武卫后军进京。

6月10日后,北京使馆区与外界的电讯联络中断,于是各国急商增派援军入京。

6月11日,俄、英、美、日、德、法、意、奥八国拼凑2066名(英军915人、德军540人、俄军312人、法军158人、美军112人、日军54人、意军40人、奥匈军25人)官兵组成联军先遣队,由英国海军中将西摩尔任司令、美国海军上校麦卡加拉为副司令、俄国上校沃嗄克任参谋长,从天津搭火车出发前往北京保卫使馆。

阻击

直隶总督、北洋大臣裕禄命聂士成率配备重机枪的精锐部队武卫军前往守卫天津杨村一带。西摩尔联军在廊坊一带遇到了聂军及义和团的阻击,刚至天津西郊杨村,便被清军和义和团包围。聂士成命令义和团打头阵上前线冲锋,结果在八国联军的机枪下伤亡惨重,被迫掉头,但又被聂军用机枪扫射,在双方的机枪下,义和团民被杀殆尽。此后,清军和联军才直接交战。


聂士成一向主张镇压义和团,而他所率的武卫军也常遭义和团袭击,聂士成曾在致荣禄的信中称“拳匪害民,必贻祸国家。某为直隶提督,境内有匪,不能剿,如职任何?若以剿匪受大戮,必不敢辞。”聂军在5月的一次镇压义和团毁铁路行动中,枪杀五百多拳民,为义和团及清廷当政者端王所仇视。裕禄将阻击联军归功于义和团并大赏义和团,而聂军则分文无赏。聂士成6月奉命攻打天津租界时,义和团乘机四处焚掠,聂士成派兵镇压,杀义和团千多人,招致义和团妒恨,诋毁聂士成通敌,清廷下旨督责,聂士成非常气愤,称“上不谅于朝廷,下见逼于拳匪,非一死无以自明”,于是每次战斗均亲上前线。另一方面,联军只是七拼八凑的杂牌军,而西摩尔则是不擅陆战的海军将领,因此,一经交战,联军便处于劣势,只能撤回天津待援。清廷称此役为“廊坊大捷”。


结果

6月17日,八国联军主力部队攻占大沽炮台。6月23日,援军到达为西摩尔解围,此时天津一带只有聂士成部奋勇抵抗联军。

7月初,聂军与联军交战时,义和团到聂家摅掠聂士成的母亲、妻子及女儿,聂士成派兵追赶,而其部下有一营新军其中有很多士兵与义和团串通,大叫聂军造反并开枪射击聂军,使聂士成腹背受敌,身中数弹。[3] 

7月9日,聂士成在城西八里台中炮阵亡。义和团本要戮聂尸,因联军追至才幸免。清廷朝议赐恤,载漪、刚毅力阻,后来清廷下诏称聂士成“误国丧身,实堪痛恨,姑念前功,准予恤典”。

7月14日,天津城沦陷,八国联军入城纵兵杀掠。直隶总督裕禄率清军余部退往北仓。



关键字:
上一篇: 安次区特色农产品亮相农交会
下一篇:廊坊记忆-老天桥